营口之窗!为您优选文章,天天快乐阅读!
欢迎您的到来,请登录注册 哇!繁體版
首页 > 多地狂犬疫苗一针难求,卫生部门呼吁加强动物管理

多地狂犬疫苗一针难求,卫生部门呼吁加强动物管理 作者 / 詹显兵

  住在河北石家庄的程媛今年第一次出远门,是坐高铁到北京,为的是打一针狂犬疫苗。

  程媛的事情并非个案。近日,河北、山西、陕西、云南等多地狂犬疫苗都出现“断货”情况,不少人跑遍附近县、市询问接种点,狂犬疫苗“一苗难求”,上述多地发布“狂犬疫苗紧急”通知。

  在此情况下,卫生部门呼吁加强动物管理,按照犬类防疫有关规定办理证件,并定期为犬注射兽用狂犬疫苗,建立犬只免疫屏障。

6月6日,石家庄市疾控中心发布了公告称狂犬疫苗供应紧张。截图

  公众跨市、跨省打狂犬疫苗

  5月26日晚,程媛被自家猫咪抓伤。程媛说,这只猫虽然曾经接受过驱虫并打了疫苗,但她还是不放心,认为需打狂犬疫苗。

  当天,她咨询了家附近的几个疫苗接种点后发现,都没有狂犬疫苗,“我从市问到各个县城,都说疫苗断货了。”寻找了一整天疫苗未果,程媛打电话问了北京的医院,对方回复“可以打”。27日一早,程媛坐高铁到北京打了狂犬疫苗第一针,4天后又到北京打了第二针。

  河北衡水,刘元14岁的女儿被狗咬伤,为了保证女儿在24小时内接种到狂犬疫苗,刘元和爱人连夜开车到天津,才“追”到一针。

  情况不单单出现在河北。

  新京报记者梳理公开报道和微博求助信息发现,近日,云南、山西、陕西、山东等多地都出现狂犬疫苗紧缺的情况。

  陕西蓝田县的乔鑫告诉新京报记者,5月2日他在老家被狗咬伤,先在县城接种了狂犬疫苗第一针。从第二针开始,老家就没有疫苗可打,他需开车2个多小时到西安市区打针。6月初到了他打第4针的时间,找了将近10个接种点才成功打到了第4针。

  5月29日,河北邯郸市疾控中心一名工作人员称,“整个市几乎都难找狂犬疫苗”,市民需自行联系接种点,“一个一个找,完全碰运气。”

  陕西西安一接种点的工作人员也证实,疫苗“断货”让不少急需接种的人跨区、跨省找苗,“还有从山西坐着高铁来打的。”

  多地发出“狂犬疫苗紧缺”通知

  6月2日,新京报记者根据石家庄市疾控中心官方公布的疫苗接种点,挨个联系了包括石家庄市区、新乐市、赵县、无极县、高邑县、正定县等十几家疫苗接种单位的电话,均被告知狂犬疫苗断货。情况最好的接种点,狂犬疫苗也从一周前开始“断货”。

  其中,赵县疾控中心一名工作人员称,赵县从春节开始就没有狂犬疫苗可打,有需求的市民只能去周边县市询问。另一接种点工作人员称,疫苗由上级部门调配,不定时会有少量疫苗到货,但远远无法满足来排队等待接种的人。

  石家庄市12320卫生局热线工作人员说,类似情况已持续半个月有余,每天会接到不少咨询狂犬疫苗的电话,“前几天每天(来电)都上千个了,邯郸的、邢台的,都来问。”其称现狂犬疫苗处于“全国性的缺货状态”,并建议患者挨个拨打接种点电话咨询。

  就此情况,石家庄市疾控中心也在6月6日发文称,人用狂犬疫苗供应短期内仍不能有效缓解,部分区县仍然处于断货状态,多家狂犬疫苗接种门诊无法正常提供接种服务。疾控中心要求各区县指定1至2家接种门诊负责狂犬疫苗的接种,做好重点保证供应工作。

  随后,新京报记者根据陕西西安市疾控中心公布的疫苗接种电话,连续咨询了西安市凤城医院、兵器工业五二一医院、陕西省交通医院等近10处接种点,其中9处接种点均“缺货”。仅雁塔区中医院工作人员称可接种狂犬疫苗,但现有狂犬疫苗也是刚刚调到,库存不多,如前几次接种了非同一厂家的疫苗,需再询问其他接种点。

  此外,河南平顶山市、山西太原市等地疾控中心直接发出“狂犬疫苗异常紧缺”的通知,提醒市民文明养犬。

  山西省太原一家接种点的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,其所在接种点从2019年年底就有过“断货”情况,从今年4月份起,狂犬疫苗短缺的程度加重。

  生产企业减少造成市场总产能降低

  狂犬疫苗为何会紧缺?

  河北衡水市卫健委6月1日回复市民称,疫苗断供是狂犬病疫苗生产企业产能不足,及新冠疫情影响造成的。

  6月7日,河北省疾控中心工作人员回复新京报记者称,总体来说,目前河北省采购的狂犬疫苗可基本满足公众接种需求,但处于供应紧张状态。

  各地采购疫苗数量不平衡,“有的地方多,有的地方少,没有疫苗的地方,就要到邻近的地方去接种,不是太方便。”上述工作人员称,目前河北省疾控正在积极协调生产厂家,增加疫苗供应量,在努力满足公众接种需求的基础上,方便公众接种。

  河北省疾控中心也提醒市民,要按照犬类防疫有关规定办理证件,并定期为犬注射兽用狂犬疫苗,建立犬只免疫屏障。个人要注意保护自己和家人,以免被抓伤咬伤。

  就狂犬疫苗“断货”的情况,6月5日,记者联系多家狂犬疫苗生产企业。

  辽宁成大生物股份有限公司销售部一工作人员介绍,公司的产量并未减少,目前市场总体处于疫苗短缺的状态,“我们公司的生产一直是稳定的,各省市疾控部门、药监部门经过招投标案来决定是否采购我们的疫苗,然后再由我们配货。”

  林伟供职于国内另外一家主要生产狂犬疫苗的企业,他从业超10年,目前是区域销售负责人。他说近几年,疫苗企业在严格的质量管控下被大浪淘沙一样的洗牌,现在全国有狂犬疫苗生产资质的公司只剩7家。包括他所在公司在内,所有企业的产量都没有降低,反从2018年以来,不断改进技术提高生产,但仍难以填平由生产企业减少带来的总量短缺。“可以说2019年下半年以前,各地都在消耗库存。后来库存见底,新药量满足不了市场需求,就出现断货情况。”

  这样的状况并非没有预兆。林伟说,总产能跟不上用药速度,库存越来越少,当时他已经有了缺货的担忧,“疫情减少人们的外出和流动,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疫苗的需求,但现在已经6月份,狂犬疫苗需求旺季来了。”

  一位不愿具名的北京某高校免疫学专家向新京报表示,因国外狂犬疫苗不符合我国的标准,无法进入我国的疫苗市场作为补充,因此,应对当下疫苗困境的一个方法,避免与可存在隐患的动物接触,饲养人也应加强对动物的管理。

  他提示,狂犬病确实是感染后致死率极高的一种疾病,不可有侥幸心理,一定要尽快去找疫苗。

  根据致伤后狂犬病发病风险高低,致伤动物分为高风险、低风险和无风险三类。高风险动物如犬、猫、蝙蝠等。低风险动物如牛、羊、马、猪等家畜,兔、鼠等啮齿动物。无风险动物即所有哺乳动物以外的动物,均不传播狂犬病,如龟、鱼、鸟类等,被其致伤后属于无暴露风险,无需进行狂犬病暴露后处置。

  此外,从长远角度看,上述专家认为,农业部门加强提升动物用狂犬疫苗的生产和管理是更为必要的,“提高动物打疫苗后的免疫性,减少人用疫苗的使用,这是最理想的状态。”

  文中程媛、刘元、乔鑫、林伟均为化名

  新京报记者 张静姝

【编辑:于晓】


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
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可向我们举报